摧眉(年代 糙汉 女方粗口)

太师青作品已完结29.7万字2024-07-05 20:56:24

最新章节:完结作话番外预告

日更,每天7:00/双洁/满百珠加更/感谢收藏,投珠薄背,细腰,鼓胸脯,一张能掐出水的细白脸蛋儿,说话从不敢正眼看人。绍兴来的女知青,有学问,便宜了村长家的黑娃。这是陈家坝好些人对杜蘅的评价。上了年纪的女人们在背后议论她,可怜她:黑娃那块头,牲口似的,一条胳膊比人家女娃腿还粗叻,浑身鼓胀的硬肉,小姑娘嫁给他,床上干那事指定有吃不完的苦头啊。夜里,农家瓦房。牲口似的男人跪趴在炕上,浑身肌肉紧绷,挺着那根东西,哼哧哼哧粗喘,听她说荤话,由着他的小白花把他马眼当灶眼,捅得又快又狠。嘿,还真别说,他就喜欢她这股狠劲儿。*是的,女方粗口。救赎文,但是阿蘅自我救赎,顺子哥打辅助,夸父逐日,HE。一个复杂的人,收获一颗永远真挚的心。祝你我快乐且自由,像杜蘅一样找到自己的人性坐标,过好仅有的、珍贵的、属于自己的一生。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例:UC浏览器、QQ浏览器)
旺旺小说网手机版网址 m.eexs.cc

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内容预览加入书架

太阳难产了。 天才麻麻亮,极目处,两座山峰的间隙宛如女人初产的逼仄产道,狠狠将太阳卡在那里,直白地,狠心地,由着产妇和胎儿一起受罪。 杜蘅独自站在长途汽车站边的杨树下。 探半截身子,目光投进晨雾里。 她单薄,秀美,像早春才抽条的嫩柳。 任谁来往都要朝她多看一眼。 无论被雨冲酥的路况有多糟,就是要多看她一眼。 远山流泻来粘腻的红光,像是产妇失禁的鲜血,一股股,无偿献给新生的血腥从她脚踝漫到腰上来,然后一路向上爬,淹过喉。 杜蘅原地站立,纹丝不动。 直到朝日出生。 血水似的阳光完全点亮她的脸,眼里的期待和晨雾一样慷慨地明亮着,不肯退去。 叮叮—— 自行车鸣铃。 “老头,没长眼睛啊,快让道。” “你个舅子,喊球呢,老天夜里一泡衰尿下的,把人当秧苗插,走出二里地,鞋也丢了二里。我一腿泥水,想走快就能走快?” “你俩吵吵啥,没瞧见后头大车来了,都撇开!” 一行吵闹的人群流过杨树,瞬间沉寂。 不是因为身后缓缓开来的铁皮汽车,而是发现了杨树底下站着的杜蘅。 对于直白的美丽,无论哪个年纪,无论男女老少,沉默,注目,多看一眼,是他们共有的默契。 哪怕杜蘅插队陈家坝已经两年,坝上乡亲还是没能看惯这张临安春水养出的豆腐脸蛋儿。 “杜老师,这么早啊。” 有人开口喊她。 杜蘅没回应,她压根没听见。 在见到铁皮巨兽冲出雾面的瞬间,她双腿自行动作起来,从疾步快走加速到小跑。挂在臂弯的军用雨衣摩得簌簌乱叫,仿佛在劝她走慢些。 嘶—— ?—— 乌糟糟的尾气随之扬起,柴油气味弥漫,挤满人的汽车顿时溢出一股比柴油还难闻的人味。 车还没停稳,门还没打开,霎时人声鼎沸,乱哄哄的全是大小人声,斥骂叫嚷,有人丢了东西,嗷嗷直哭。...

开始阅读
最新章节
章节列表
相邻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推荐

主角令人退避三舍

主角令人退避三舍由作者天桥底下说书的创作全本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主角令人退避三舍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鸾凤何鸣

晋江VIP20161206完结总书评数348当前被收藏数1067文案王爷,不好了,萧瑾瑜抢了你的皇位!萧擎淡定道给他玩儿几天!一年后王爷,皇上抢了你的女人。萧擎淡定道有眼无珠女人不要也罢。又一年后王爷萧擎淡定道这次他又抢了本王的什么?皇上她是个女子!萧擎不淡定了把她给本王抢回来。内容标签乔装改扮甜文穿越时空宫廷侯爵主角萧瑾瑜┃配角许多人...

祸妃

祸妃由作者洱陵创作连载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祸妃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亿万契约:杠上钻石老公

亿万契约杠上钻石老公由作者公子衍创作全本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亿万契约杠上钻石老公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楼前无雪

楼情艷,遭猎人断去尾巴七吋之青蓝草蛇,糊里糊涂流连于人间。一日,她听教书先生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她受人恩惠应当回报,于是挨天雷碎妖丹囚幽谷都毫无怨言。恩怨两清...

铠世纪

铠是高科技的结晶,武装它的人将会获得超人的力量。铠师即是武装着铠的战斗者。他们猎杀着那些已经进化到超乎想象如同怪物般的猛兽,从它们体内提取出进化因子,再注射入自己的体内,借此达成自我的进化,变得更强。易尘本只是一个普通的拾荒者,但当他意外获得了铠之后,命运的轨迹就已经改变第一节金泽遗迹该死的沙尘暴!易尘坐在轻型突击车中,朝窗外吐了一口唾沫,缓缓摇上了车窗。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掏出了一包干瘪的烟盒,里面还有最后一条香烟。这里是漠区,全称既是沙漠的地区,易尘现在正处于漠区的北方大沙漠,他是接了任务出来的,同行的共用十来人,租了三辆轻型沙漠突击车。轮胎是经过特殊磨制,即使是陷入流沙地,也能凭借螺纹紧紧咬住沙地挣脱出来。但是现在却是刮起了沙尘暴,面对这样的天气,再厉害的仪器也要停止运行,静静等待沙尘暴的过去。你们这儿的天气可真厉害。易尘旁边是名中分头的男子,高高瘦瘦,带着眼镜,不过面色极其不好。一看就知道是住在大都市里搞科研的,适应不了漠区的气候。易尘可不敢得罪这人,因为他是上头派下来的,易尘的主要工作就是作为当地向导,以及协助这位教授调查。是的,教授。中分头是名考古学家,漠区又发现了一个第三世纪的遗迹,漠区的官方与联邦境内某个大财团达成了协议,一同考察这个遗迹,这个中分头就是那个财团里的研究人员。抽根烟吧,算是打发时间,这样的沙尘暴没有半天时间别想过去。易尘考虑了一下,将烟盒递了过去。谢谢,我不会抽烟。中分头轻轻挡住了易尘递来的烟盒,棕色的瞳仁透着淡淡的笑容,看得出来他对眼前这位少年向导很是满意。没有漠区的人种乌托人那样粗鲁,言语中极其注意礼貌措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