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快死了!你还让我跟你去捉鬼

墨非陌作品已完结41.4万字2024-04-25 20:57:10

最新章节:第241章 结局 人间再无诡异

关于我,快死了!你还让我跟你去捉鬼:我叫李墨初,出生那天天现异象,邪星降世。一位道士就说我已被邪星煞气感染,属于阴格之命,活不过28岁。不料,27岁生日那天,我却突然在街上“死去”,幸好遇到两个道士将我救活。为了度过28岁生死劫,我不得不加入道门,斩妖除魔。然而,遭遇的妖魔鬼怪越多,我却发现真正可怕的不是它们,而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一切异灵都难逃四大道门的控制,我逐渐接近真相,却发现……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例:UC浏览器、QQ浏览器)
旺旺小说网手机版网址 m.eexs.cc

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内容预览加入书架

我叫李墨初,出生在西南地区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 那是农历七月十四的夜里,天象诡异: 夜幕之下,先是莫名其妙地下起了一场很大的雨。 更离奇的是,雨夜竟还能看到一轮血月挂在天空。 紧接着,许多人都见到一道白光划过天际,坠落在村子附近。 就在那道白光消失的瞬间,我出生了。 可我生下来后却不会哭叫,小脸逐渐发紫,父亲抱着我急得满院子转,不断拍打我的背。 当时,一位道士不请自来,走进了我家的院子里,对我父亲说: 鬼夜邪星降世,在它附近出生的孩子,都会受到感染,自带阴煞之气! 父亲此时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急忙向他求助。 那道士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黄纸符,口里不知念着什么咒语,最后将黄纸点燃。 此时夜空中的无数星星,突然汇聚成了一道星光,又落入道士的手心里。 他用那只手轻轻在我的背后拍了一下,我随即“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那道士这才向我父亲解释说: 我已经被阴煞之气侵蚀,他只能向天上的二十八星宿,借了灵气为我续命。 说罢又给我戴上了一只银手镯,并叮嘱我父亲:让我必须每天戴着它。 这样才能锁住天地灵气,压制我体内的阴煞之气,若不出意外,可保我活到28岁。 父亲追问他,28岁之后怎么办? 他沉默半晌,说我属于天生阴格之命,不仅身体羸弱,还容易招惹鬼怪,给家人带来厄运,命数难测。 除非我跟着他,潜心修行到28岁,或许才能度过此劫。 父亲年近40岁才得我一独子,自然不肯,那道士也不再强求,就此离去。 这事被接生婆传遍了整个村子,刚开始大家还只是当个饭后的谈资。 随着我慢慢长大,一点点印证了那道士的说法。 我还没长到3岁,母亲就因故身亡了。 两年后,爷爷奶奶也因为劳累过度,不幸染上了肺病,不久也离开了我。 从此,村里人都说我是个灾星,一个人克死了三页户口本,还不让他们的孩子和我玩。 有人甚至在背地里想把我和父亲赶出村子,不让我在村里上学。 幸好,父亲一直细心呵护着我,使我得以无忧无虑地长大。 17岁那年,我考上了大学,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本以为终于扬眉吐气了。 岂料,没过两天,警察就上门把父亲给带走了。 原因是他为了供我上大学,想跟村里人借钱,其中一家人不借钱就算...

开始阅读
最新章节
章节列表
相邻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推荐

男配的哥哥[快穿]

男配的哥哥快穿由作者是殊创作连载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男配的哥哥快穿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在星辰中浪[星际]

联邦元帅安泽沃特重生到了入学的前一天。他将中央军校录取通知书扔进了垃圾桶。重登巅峰有屁乐趣?当然是换个职业重新浪啊!阅读提示1cp莱茵,沙雕痞气二货攻vs忠犬禁欲受,感情戏不多,主要是在星际里浪的故事。2无逻辑,作者放飞自我,三观不合请好聚好散。3本文一切定论都以文章内容为准,请评论不要胡说八道。...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由作者金小卷创作全本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闪婚拐个大佬做老公

在发现未婚夫出轨后,叶深一时赌气拐了个农民工去领证。农民工丈夫不仅人帅活还好,这让叶深倍感骄傲。不过她的农民工丈夫好像还有副业?报纸上宋氏企业的总裁,和自己身旁这个一脸灰土的男人只是撞脸了吧?早上还在和包工头说这月工资没发的男人,怎么到了晚上,就摇身一变霸道总裁,砸了几个亿将自己从困境中解救出来?这一切好像有点不对劲夜晚,宋城一把搂住她的细腰老婆,咱们该加把劲了。!...

原来我不是NPC[无限]

原来我不是NPC无限由作者省略号挪挪创作全本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原来我不是NPC无限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程溪裴晏舟

商界大佬裴晏舟发生车祸,医生都说无药可救了。程溪代替姐姐嫁过去冲喜。原本只想着等裴总两脚一蹬,她就能痛痛快快当寡妇。谁知道,新婚当夜裴总竟醒了。人人都说,裴总新娶的小娇妻温柔可人。只有裴总自己知道,在裴家,他这位小娇妻是横着走。他吼她,她能把他气出心脏病。他把她推下床,她能把他折磨到第二天走路都一瘸一拐。他抓她一下,她能把他咬出血。裴总表示受不了离婚,不离婚南浅...